8090tv文章網-好文章,要分享

首頁 > 人生 / 正文

高考滿分作文《赤兔之死》作者蔣昕捷近況(圖)

2017-04-15 18:06:22 人生 0 評論

這就是名震中學教育界的江蘇省首篇滿分高考作文《赤兔之死》的誕生過程。

四五十分鐘的答卷過程行云流水,惟一不大習慣的,是連監考老師也不時好奇地走過來看一下。“作文還沒寫完,我就知道自己肯定能拿高分了。”雖然古白話文談不上標準,還把年份搞錯了,但這些瑕疵顯然并未沖淡給閱卷老師帶來的驚喜。

既然給了58分,索性就打滿分吧

“語言非常老練,詞匯也很豐富,本來給的58分,后來何老師(江蘇省高考語文閱卷組組長何永康)說,既然已經58分了,離滿分只有2分了,沒有別的大的毛病啊,索性給滿分。”參加2001年高考閱卷的金陵中學語文教師喻旭初回憶。

赤兔之死》令閱卷專家拍案叫絕,蔣昕捷也成為各方的爭搶對象。有出版社找上門來,要他把以前的作文整理一下出本書,蔣昕捷委婉地拒絕了。時任南師大招生負責人、副書記呂炳壽介紹,蔣昕捷的本一一志愿填報了南師大計算機系,但是他的高考成績只有527分達不到江蘇省理科本一的最低省控線。本著愛才之心,南師大決定破格錄取——他選擇了更能發揮自己特長的廣播與電視新聞專業。

今年年初,已是《中國青年報》記者的蔣昕捷再次成為焦點。一則關于地溝油流入餐飲行業的調查報道,讓很多中國人下意識地改變了餐桌上的飲食習慣。這次,又是蔣昕捷的“杰作”,還是他最喜歡的話題作文。

北京時間2010年3月24日,央視《新聞1+1》播出《地溝油:依然在“地下”?》,以下是節目實錄:

主持人(董倩):

歡迎收看《新聞1+1》。

地溝油從我們的餐桌上流了出往,轉了一圈又流了回來,這做到了循環利用,也做到了綠色經濟,但是這個“綠色”是活活把人氣綠、嚇綠。

假如有學者做了這個一個比方,他說我們吃的每十頓飯里面,就有可能一頓是用地溝油做的,聽了這樣的比例之后,您會做何感想呢?

解說:

“圍剿地溝油”,就在一周前,《中國青年報》的報道表露了一個驚人的數據,那就是我們每年有200萬到300萬噸地溝油溜回餐桌。

這份報告采訪的是武漢產業學院教授何東平,由于何教授的另一身份是全國糧油標準化委員會油料及油脂工作組組長,因此,該報道立即引發各界強烈關注。然而戲劇性的是,報道出來兩天后,何東平教授否認了這一說法。

何東平(武漢產業學院教授):

它加工以后吃肯定死不了,它不像三聚氰胺可以致人死地,但是從道德倫理上讓人受不了。

解說:

3月19日,何東平召開新聞發布會,建議相關部分加緊規范廢棄油脂收集工作。在這個新聞發布會上,他否認了此前說過的數據。那么,從報道見報到新聞發布會改口,短短的兩天時間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蔣昕捷(《中國青年報》記者):

(他說)一天之內有50多家媒體給他打電話,包括境外的,然后各級領導各部分也給他打電話,他說他壓力很大,他說他壓力主要在這個數字上。

解說:

二、三百萬噸的確是個觸目驚心的數字,然而這么多的電話中是哪些給了他很大的壓力呢?何東平教授的改口是出于科學嚴謹的考慮,還是源于這些電話中的壓力,我們尚無法得知。只是,何教授的這一改口是否就真能平息幾天來的軒然呢?

蔣昕捷:

這篇報道本身探討的是地溝油檢測的困難,由于我們這個版面就是科學探索版面,一向是發科普報道的,所以沒想到這一次。

解說:

一篇科普報道究竟觸動了現實中誰的神經?對比3月17日的報道和3月19日的新聞發布會,最主要的變化有兩處:一是何東平說,自己并沒有對全國的地溝油狀況進行過調整,也沒有說過有300萬噸地溝油回流餐桌;二就是原先的地溝油中的黃曲霉素毒性百倍于砒霜的說法也是失當的,他也沒有取得地溝油進進餐桌的有效的證據。

蔣昕捷:

采訪的時候,我問的第一句話就是地溝油的規模有多少,當時何教授就說200萬到300萬噸。

解說:

事實上,就在今年《北京科技報》的報道“餐館‘地溝油’”黑幕中,何教授也曾對《北京科技報》的記者說,2009年上半年,全國各地返回餐桌的地溝油大約有200萬噸。即使在何教授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他也提到,據統計,我國每年消耗油脂中的15%,約330萬噸成為廢棄油脂。

蔣昕捷:

廢棄油脂當中有多少被回收利用,比如說做生物柴油,或者做化肥,或者做肥皂、化工產品,還有多少做地溝油?我覺得做地溝油的這個比例你找不到,但是有多少正規利用,由于這個是可以統計的。我最近看到安徽合肥的媒體就做了一個調研,他們就找正規回收的廠,看每年回收的規模,發現他們不足三分之一。也就是說,有三分之二的廢棄油脂可能往向不明,不知道它做了什么。

解說:

就在爭議聲中,一周以來,全國各地紛紛突擊圍剿地溝油。國家食藥也發布緊急通知,要求嚴防地溝油流進餐飲業。

事實上,公眾最為關注的不僅僅是地溝油的總量和毒性,而是為什么這么多年,地溝油如此無法見光,但卻就是無法杜盡?這次的圍剿過后,地溝油會不會又像三聚氰胺一樣卷土重來呢?這個綿延多年的頑疾究竟該如何徹底根治?

主持人:

巖松,你怎么看這個現象?一方面媒體說了,言之嘖嘖你就是這么說的;另外一方面,教授改口了,他說我沒有這么說過,你怎么做這個判定,誰說的是真的?

我也留意到,當這個教授改口之后有很多人在譴責教授,說怎么能作為一個科學家,不堅守自己心中你認定的一些科學數據等等。

但是換一個角度想,我覺得非常可以理解,由于什么呢?正義在大家那兒,但是實實在在的壓力卻在人家本人這。記者也說了,由于他給記者打過電話,接了50多個電話,這還是報道剛出來,然后各級領導給他打電話,這種壓力具體在那。實在在我們這兒感到很憤慨或者怎么樣的時候,我們沒有感受到這種壓力,這是第一個。

第二,公理在遠方,但是威脅可能就在自己的近旁。從這個角度,作為一個個體來說,我覺得教授權衡了一番之后,可以理解他的這種做法。

主持人:

你指出的威脅是什么威脅?

白巖松:

包括他會感受到,你比如說媒體的這種采訪可能會放大,他會很擔心自己作為相應的課題組的組長,包括自己作為一個著名教授等等這方面的這種因素。

查看更多: 言情小說作品 | 或查看 我的禽獸生涯

分頁:12 3
 1/5    1 2 3 4 5 下一頁 尾頁

Tags:赤兔之死  赤兔之死爭議  赤兔之死讀后感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欄目/內容頁底部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期准王中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