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tv文章網-好文章,要分享

首頁 > 運勢 / 正文

高四,可以有別樣的人生!復讀狀元寫給高四復讀生!

2017-04-07 15:01:06 運勢 0 評論

好不容易挺過了高中三年生活,但是在查到分數的那一刻我們卻傷心欲絕,落榜了!我們不得不開始高四的生活,很多高考復習生的心情是低落的,低沉的,其實,高考落榜不是什么壞事,我們應該立即振作起來,相信自己,走完高四也許您可以成為高考復讀狀元!

今天我們為大家分享的就是這樣的一篇勵志文章,一位高考復讀生高四一年成為狀元!

這是一段心中藏之,無一日忘記的珍貴記憶,在逆境中,在復讀的“高四”生活中,我一遍一遍地告訴自己,前途雖遠,扶搖可接。于是心底深處的那些夢想,從不曾磨滅。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我知道自己走進了一個囚籠。

像是那遠古時期的楚國遺民,與他們的三閭大夫一樣,佩長鋏,冠切云,飲墜露餐落英,有著干云的立項滿腹的詩書一身的傲氣,卻也只能任風塵遮蔽一身的白衣,低頭走進那座牢籠。楚囚最是悲哀,我一直固執的這樣認為,因為他并非卓爾不群,卻一直太過自命不凡。自命不凡者,總是要比凡人承受更多的痛苦。

高三時所有的年少輕狂,都在2008年分數發布的一瞬間化為一場巨大的諷刺。我曾信誓旦旦地說即使是高三,也不值得我放棄所有的興趣理想去成就一個單薄的分數,于是我的小說本上一年內多出了三萬多的字數。可是真正看到分數的時候才知道,計算機熒幕不會體諒你的絕望,也不會理解宣判時的悲涼,那一瞬間,夢想中渴望了十幾年的那一片湖光塔影,距離我如此遙遠。

沒有人會想到我落榜,面對所有人的錯愕與惋惜,我卻知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一切的一切,只能自己背負。無所謂心情,難過悲傷對于我都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品,不出門,不接電話,不回短信,不上線,拒絕所有人的關心與安慰。那就復讀吧,如果心里還有夢想,如果,還不愿意向失敗低下高昂了的頭。

父母都不贊成我復讀,媽媽怕我的心理承受不住,爸爸甚至認為以我高三漫不經心的狀態,再復讀也不會有任何結果,只會比第一次更糟。整整兩個月,家里都彌漫著濃濃的味,我和爸爸不停地吵架、冷戰,爭論者毫無意義的誰對誰錯,眼淚總是替代了一切能發泄出的欲望,而窗外,夏日的陽光正明媚的眩人眼目,我的朋友們正在全國各地享受著屬于他們的最長最美好的假期。

最終我還是贏了,如媽媽后來對我說的,從沒有人能改變我做出的決定,從我小時候起他們就知道。

要不要回原來的班上,我也曾一度猶豫。

在我看來,愿意復讀的人是猛士,愿意來我們班上復讀的人是真的猛士,已經在我們班上經歷過一年高三深諳其黑暗艱苦還愿意再來一遍的人,就只能用圣斗士來形容了。在后來的高四,無數次,大家在交完卷子筋疲力盡后感嘆著對我說,你真的太勇猛了你當初怎么有勇氣回來再受一遍折磨啊,我也同樣筋疲力盡地哀嘆說,我也不知道啊我一定是瘋了。

記得同宿舍的舍友曾出給我一個上聯讓我對:西安事變,張無忌,楊不悔。

巧妙的事件與人名的結合,張楊兵諫,倚天屠龍,我最愛的金庸。而我對出的下聯,出自《射雕》,卻是對自己當下處境一場徹徹底底的嘲諷:在我的中學這片舊土上,班主任孫老師沒有變化,我也依然待在同一個地方無法向前。

附中故地,孫不二,王處一。

那時我的朋友們已經在大學里開始了自己新的生活,而我在與去年如出一轍的填涂講評中體驗著物是人非事事休,總是想起那本不相干的一句;

鱸魚正美不歸去,空戴南冠學楚囚。

有什么苦是不能吃的?

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高四的學習生活,可以此一句話完整概括之。

在同班同學看來,復讀生們總是比他們幸福的吧。可以逃學、請假、遲到、早退、上課不聽、不交作業還永遠擁有睥睨群雄的成績。還有什么可憂愁的呢?

是啊,假如你不曾經歷那樣的失敗,假如你不曾看到在模考中從來沒超過你的無數同學們帶著比你優異的高考成績昂首走進大學而且你永遠沒有翻盤的機會——因為你們再也不會有在同一個平臺上競爭的時刻,假如你不曾在回來之后看到初生牛犢般的應屆生們依然能夠考出比你高的分數。

那種質疑自己價值的恐懼感,沒有復讀過的孩子們永遠不會理解,我也希望你們一輩子都不要理解。

去年冬天我又一次參加了北大的自招,又一次在希望燃起之后遭遇了深深的失望。去年夏天是我先放棄了她,她隨即以前所未有的慘淡分數宣判了我變心的代價。于是我回來,從頭開始,希望于事仍有裨益,再傷心再沮喪,心底卻一直有著最自欺欺人的小小安慰:這是我跟她的緣分未盡啊,我畢竟又多了一次追逐她的機緣。沒想到,這次卻是她放棄我了,知道自己筆試未過的那一天,我從中午十二點哭到了凌晨一點,一遍又一遍地想,難道從小聽到的那些我只應該屬于北大的贊譽就只是一個一觸即碎的淺薄的玩笑?難道是北大在用最殘忍的方式報復我填報志愿時的心志不堅幺?這條看不見絲毫光明的路,我還要、還能堅持下去幺?

可退路已經被自己截斷了。

記得曾經聽一個同是復讀生的姐姐說,復讀生是原地踏步的,沒有改變,沒有進步,所以大家聽課的時候我可以睡覺,大家做題的時候我可以看小說,重來第二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我發誓,若我像她一樣,彼時已經拿到自招加分,我也一定是這樣的想法,并且從那一刻起,做一個幸福的人,不再用菜夾饃和煎餅委屈自己——那是我將近一年的中午飯和晚飯,為了節約時間。可是我沒有她那么優秀,所以我只有更加努力,中午離開教室的時間從十二點半拖后到十二點四十五,大家睡覺的時候我要聽課,大家看小說的時候我要做題,早已不是為了成績在拼,而是無論如何讓,都要守住心底的尊嚴。

重來第二次,有什么苦是不能吃的。

我習慣中午獨自一個人留在教室,習慣在自習室坐到很晚,中午十二點半,凌晨十二點半,這兩個遙遙相對的鐘點每日與我相伴,身邊總是安靜無人,手邊永遠做不完的習題象是一場無人傾聽的訴說,明知無益,卻不愿停下。

我總是在做題的空隙莫名地走神,想一些荒謬而漫無邊際的事,想曾背過的那些哀感頑艷的詩詞,想朋友們轉身離去的背影,想曾有的那些輕歌巧笑和惘然若失,想晚上放學后仰頭望見的長安月,想西安這座歷盡榮耀與傷痛的城,想文化的繼承祖國的復興,想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想看不見的遠方河岸邊的蘆葦叢,風過時蕭蕭寥寥,靜悄悄吹起一檔蘆花如雪。

查看更多: 言情小說作品 | 或查看 我的禽獸生涯

分頁:12 3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Tags:高四  誰是高四  最強高四逆襲300分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欄目/內容頁底部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期准王中干王